贺兰芸芳_Madsmansai

人生就是一个个虐啦吧唧的小段子

睡不着呀来报社

火车站,当枪口终于精确地瞄准自己的时候,明楼第一次感到无措。
直到一个温暖的怀抱拥住自己,两声沉闷的枪声如重鼓擂得他几乎无法站立。
射击,射击,射击……机械而空洞。
目标终于倒下,拥在背后的双臂颓然地,一点点将他拖入地狱。
――哥……
――我在,我在,我在呢……
――还是……第一次……见你哭呢,可是……我不喜欢。
――不喜欢,大哥就再也不哭了,你还有什么不喜欢的?大哥都不做了。
――这样……就很好,你们都在,都在笑,就好。
――好,只要你喜欢,大哥就永远对你笑。
――你笑着,真好看。
――你看,大哥在笑呢!你看呀!
――你不是最喜欢看我笑吗,为什么不再看了?
――大哥在笑呢,为什么还是不理大哥了呢?
――看看呀,看看呀,再不理我,我就哭给你看了。
――大哥错了,大哥再也不哭了,会笑的。别再生气了,睁眼看看我呀!
――阿诚啊……

评论

热度(11)